20181215.jpg

2018/12/15

【百代光影間,虞兮奈若何】

「想要人前顯貴,必得人後受罪!」⋯⋯
「這想成為角兒,是要挨多少的打呀?」

最近,霸王別姬這部電影要重新上映。兔寶當年有看這部電影,想不到一轉眼25年已過。

霸王別姬電影裡面,兔寶有幾個印象非常深刻的內容(25年前的印象,兔寶沒重看,請見諒)

一個是葛優飾演,一位陰陽怪氣的公子哥說道:「男子陽污,女子陰穢...(後面忘了)。」當年兔寶想,男子陽性剛強、陽光明亮,怎樣也談不上「污」,女子秉性柔和,月華厚載,言「穢」亦太過也。(這真的是兔寶當年的想法,文字也差不多)

反正,男生陽光燦爛,女生溫柔婉約,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再來,是張國榮飾演的虞姬角色,被一個莫名其妙的年輕人(養子?)搶了去,在離開舞台後台時,鞏俐小姐將「披肩(風)」放到張國榮身上,然後張國榮說道:「多謝菊仙小姐。」披風一抖落地,頭也不回的走了。

此中愛恨情仇,「唉,何苦?」

再來,印象中是男主角(也演武則天李世民那位,兔寶完全不知道名字),在戲班子用磚頭自己猛然敲頭,流血卻還微笑的樣子。人生呀!真是打落牙還血吞矣。

(另外一部電影「七小福」,則是「洪金寶跟林正英」那一段霸王別姬的唱腔;林正英跌落舞台,布幕簾子上一條逐漸上延的鮮血,只見林正英作女子姿態,足盤於地跪姿唱起虞姬聲腔。

當年見此,很深的震撼,一瞬間雞皮疙瘩都起來。)

還有一些片段,例如倆人小時候早期在戲班子,要墊磚頭撐開腳,然後偷偷踢開磚頭那幕。

細部還有很多很多細節(紅衛兵、批鬥)。
「唉...那個年代,難為了呀!」

戲曲是傳統國劇、藝術及人文的累積(含腳本,兔寶很愛這些,之前還介紹過「白兔記」),是我們驕傲的中華文化。

兔寶潮州家那邊有明華園歌仔戲團(小學時候兔寶還去過他家),明華園歌仔戲享譽台灣,我們從小很愛看,很珍惜。

梨園子弟,端是不凡。
大師兄(人偶)在箱內,偌大的布棚後台,有些暗,有著各種戲服、裝飾品(帽、冠、頭飾、帶)及道具(槍、刀、雜耍用具)。

霸王別姬電影最末,虞姬橫刀自刎。
這是一種壯烈,也是一種無奈悲情。

時空回到烏江畔,先有十面楚歌,
烏騅亦亡,敗退至烏江。

虞姬一曲歌舞,
誰言項王不知?

《垓下歌》: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
「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人物如皮影,靈現於光幕,
百代如戲曲,座擁劇中人。

想起兔寶小學「陳處世老師」,一代皮影大師,兔寶當年學皮影戲,被老師笑言:「入戲太深,心緒所宗、所痴心,猶如掌中偶。」今思之莞爾。如令狐沖於碧竹翁所,音律發聲天然,豁達心性所顯,情感真摯,自有所感。

項王:「我們是同鄉,這首(級)!賞給你了。」
項王婦人之仁,於惑流俗世,非世之正主,
然不廢其行,一時人傑,西楚霸王也。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風雨。
縱然記憶抹不去,愛與恨都還在心裡。

有一天妳會知道,人生沒有我並不會不同,
沒有妳會不同!

人生已經太匆匆,我好害怕總是淚眼朦朧,
忘了我就沒有痛,忘了妳也沒有用,
將往事留在風中。

虞姬既自刎,我活何益?
縱有三千世界珠寶,不若一夕相聚,
沒妳的地方,我一刻也呆不下去的。
這首級,就賞給你了吧!

有感。二十五年後札記。
時戊戌十二月十五日,午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雄-楊岡儒律師 的頭像
高雄-楊岡儒律師

兔寶寶法律事務所【高雄律師-楊岡儒律師的部落格】

高雄-楊岡儒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