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6-9  0606-10  0606-11  0606-12  

2016.6.6高雄律師楊岡儒律師

 

 

兔寶寶律師:土地法/不動產法【區段徵收申請抵價地之期間,如何起算?】
【土地徵收條例第四十條第一項,違憲暨修法】

 

解答:
1. (民眾或受處分人)「受告知權」屬於「正當程序」之核心概念。

 

2.行政機關以「徵收公告日」「計算申請期間」,要求原土地所有權人在徵收公告期間內為申請之?(於徵收處分公告日之後,始送達徵收處分之書面通知者,仍以徵收公告日計算申請期間,違憲?)

 

3.前揭要求原土地所有權人在「徵收公告期間內」為「申請」之法令規定,不符憲法要求之「正當行政程序」,有違憲法第十五條保障人民財產權之意旨。

 

4.應自本解釋(釋字731號,2015.7.31)公布之日起一年內檢討修正。逾期未修正者,該部分失其效力。

 

細部請參閱後面附錄,
尤其是湯德宗老師(大法官)
對【正當法律程序】之說明。

 

高雄律師公會理事
楊岡儒律師    敬筆  2016.6.6.pm.6.56

 

【附錄】
司法院釋字第731號
【區段徵收申請抵價地之期間起算日案】 
解釋日期: 民國 104 年 07 月 31 日

 

解釋爭點:
系爭規定關於欲申請發給抵價地「應於徵收公告期間內」提出申請部分,於徵收處分公告日之後,始送達徵收處分之書面通知者,仍以徵收公告日計算申請期間,違憲?

 

解釋文: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二月二日制定公布之土地徵收條例第四十條第一項規定:「實施區段徵收時,原土地所有權人不願領取現金補償者,應於徵收公告期間內,檢具有關證明文件,以書面向該管直轄巿或縣(巿)主管機關申請發給抵價地。……」(該條於一○一年一月四日修正公布,惟該項規定並未修正;下稱系爭規定)關於應於公告期間內申請部分,於上開主管機關依同條例第十八條規定以書面通知土地所有權人,係在徵收公告日之後送達者,未以送達日之翌日為系爭規定申請期間起算日,而仍以徵收公告日計算申請期間,要求原土地所有權人在徵收公告期間內為申請之規定,不符憲法要求之正當行政程序,有違憲法第十五條保障人民財產權之意旨,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一年內檢討修正。逾期未修正者,該部分失其效力。
 

 

湯德宗老師,提出一個關鍵的【(上位)法理觀念】
湯德宗大法官部分協同意見書(節錄):     
                             
一、「受告知權」乃「正當程序」之核心概念
「正當法律程序」(due process of law),一稱「正當程序」(due process) 。

 

其本身非為某種特定權利,毋寧乃指隨著現代「正義」(justice)觀念之演進,所逐漸形成的各種權利、習慣、程序與傳統之集合,旨在要求政府遵循法律與既定程序,以公平、合理之方式,行使公權力(對待人民、作成決策)。是美國法率以「正當程序保障」(Due Process Guarantee)稱之。

 

「正當程序」恆需因時、因地、因事而制宜,始為「正當」。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前大法官 Felix Frankfurter  對此曾有鞭辟入裡之闡述:
「『正當程序』,不同於某些法則,要非具有固定內涵,而無關乎時間、地點及情境之技術性概念。

 

…代表著一種人與人間,尤其個人與政府間,關於公平的深刻態度,『正當程序』乃由歷史、理性、過往的決策軌跡,以及對吾人所宣稱的民主信仰的力量的堅定信心所組成。正當程序並非機械式的工具。亦非一把碼尺。而是一種程序,一種必然涉及受憲法付託而開發此一程序之人(按:指釋憲機關)之判斷作用的精緻調整過程。」

 

('"Due process," unlike some legal rules, is not a technical  conception with a fixed content unrelated to time, place and circumstances…

 

Representing a profound attitude of fairness between man and man, and more particularly between the individual and government, "due process" is compounded of history, reason, and past course of decisions, and stout confidence in the strength of the democratic faith which we profess. Due process is not a mechanical instrument. It is not a yardstick. It is a process. It is a delicate process of adjustment inescapably involving the exercise of judgment by those whom the Constitution entrusted with theunfolding of the process.' Joint Anti-Fascist Refugee Committee v.McGarth, 341 U.S. 123, 162-63 (1951)(Frankfurter, J., concurring)

 

「正當程序」雖難以精確定義,其核心理念則相當明確。
按「正當程序」源自英國普通法(common law)之「自然正義法則」(rules of natural justice)。所謂「自然正義」,按法院之判決,包含三項要素:

 

1)被指控的人應有「獲悉指控的權利」(right to be informed of charges),是即「受告知權」;

 

2)「就指控進行答辯的權利」(right to be heard in answer to thosecharges) ,是即「聽證權或防禦權」;及

 

3)「於公正法庭前受審的權利」(right to heard by an unbiased tribunal),是即「公正受審權」。

 

以上三要素並可化約成兩句法諺:「兩造兼聽」(Audi alteram partem,both sides shall be heard) 與「任何人不得自斷其案」(Nemo judex in causa sua, no man shall be a judge in his own case)。

 

「兩造兼聽」所以「公平」(fairness),「不得自斷其案」所以「公正」(impartiality)。

 

其中,「兩造兼聽」實為「獲悉指控權」(受告知權)與「就指控為答辯權」(聽證權或防禦權)之結合,一般乃合稱「通知暨答辯之機會」(notice and opportunity for hearing)。
(以上為湯德宗老師部分協同意見書,對於「正當法律程序」之今闢說明暨編輯節錄)

 

 

 

高雄律師【楊岡儒律師簡介及聯絡資訊帝謙執業資訊

 

(來電時間:AM900 ~1200PM130~ 530

 

PM1200130為助理中午休息時間,敬請見諒)

 

◎高雄-帝謙法律事務所官網:http://dclaw.tw

 

◎高雄律師-楊岡儒律師網站1http://www.lawfirm.com.tw/

 

◎高雄律師-楊岡儒律師網站2http://www.lawoffice.com.t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雄-楊岡儒律師 的頭像
高雄-楊岡儒律師

兔寶寶法律事務所【高雄律師-楊岡儒律師的部落格】

高雄-楊岡儒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