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8-4  0908-5  0908-6  0908-7  0908-8  0908-9  

2015.9.8高雄律師楊岡儒律師

 

 

兔寶寶分享【全真拜堂,一往情深】

 

楊過及小龍女二人,
情愛真摯,但命運多舛。

 

神鵰俠侶小說中,
兔寶寶印象中,
非常喜歡全真拜堂那段。

 

時,楊過斷臂,重劍初成,
小龍女受玷,雙心互搏,
雖武功或有成,
身心受盡冤辱,
二人始終情意真摯。

 

古墓中,
鳳冠花燭霞披宛然,
喜慶寧然心獨憔悴。

 

或許,片刻凝視之間,
須臾,此為丹心天地。

 

「重陽一生,不弱於人」
「全真拜堂,豈偶然哉?」
有感。
2015.9.8

 

【附錄、節錄及更動】
(神鵰俠侶,第28回:洞房花燭)

 

楊過眼見她命在須臾,實是傷痛難禁,驀地想起:「那日她在這終南山上,曾問我願不願要她做妻子,那時我愕然不答,以致日後生出這許多災難困苦。眼前為時無多,務須讓她明白我的心意。」大聲說道:「什麼師徒名分,什麼名節清白,咱們通通當是放屁!通通滾他媽的蛋!死也罷,活也罷,咱倆誰也沒命苦,誰也不會孤苦伶仃。從今而後,你不是我師父,不是我姑姑,是我妻子!」

 

小龍女滿心歡悅,望著他臉,低聲道:「這是你的真心話麼?是不是為了讓我歡喜,故意說些好聽言語?」

 

楊過道:「自然是真心。我斷了手臂,你更加憐惜我;你遇到了什麼災難,我也是更加憐惜你。」

 

小龍女低低的道:「是啊,世上除了你我兩人自己,原也沒旁人憐惜。」

 

只見畫中道人手挺長劍,風姿颯爽,不過三十來歲年紀,肖像之旁題著「活死人」三字。畫像不過寥寥幾筆,但畫中人英氣勃勃,飄逸絕倫。楊過幼時在重陽宮中學藝,這畫像看之已熟,早知是祖師爺的肖像,這時猛地想起,古墓中也有一幅王重陽的畫像,雖然此是正面而墓中之畫是背影,筆法卻一般無異,說道:「這畫也是祖師婆婆的手筆。」

 

小龍女點點頭,向他甜甜一笑,低聲道:「咱倆在重陽祖師畫像之前成親,而這畫正是祖師婆婆所繪,真是再好不過。」
 
楊過踢過兩個蒲團,並排放在畫像之前,大聲說道:「弟子楊過和弟子龍氏,今日在重陽祖師之前結成夫婦,此間全真教數百位道長,都是見證。」說罷跪在蒲團之上,見小龍女站著不跪,說道:「咱們就此拜堂成親,你也跪下來罷!」小龍女沉吟不語,雙目紅潤,盈淚欲滴。楊過柔聲道:「你有什麼話說?在這裡不好麼?」小龍女顫聲道:「不,不是!」她頓了一頓,說道:「我既非清白之軀,又是個垂死之人,你何必……你何必待我這樣好?」
說到這裡,淚珠從臉頰上緩緩流下。
 
楊過重行站起,伸衣袖給她擦了擦眼淚,笑道:「你難道還不明白我的心麼?」小龍女抬頭望著他,只聽他柔聲道:「我真願咱兩個都能再活一百年,讓我能好好待你,報答你對我的恩情。若是不能,若是老天爺只許咱們再活一天,咱們便做一天夫妻,只許咱們再活一個時辰,咱們就做一個時辰的夫妻。」小龍女見他臉色誠懇,目光中深情無限,心中激動,真不知要怎樣愛惜他才好,淒苦的臉上慢慢露出笑靨,淚珠未干,神色已是歡喜無限,於是在蒲團上盈盈跪倒。
 
楊過跟著跪下。兩人齊向畫像拜倒,均想:「咱二人雖然一生孤苦,但既有此日此時,實是福緣深厚已極。過去的苦楚煩惱,來日的短命而死,全都不算都什麼。」兩人相視一笑,在蒲團上磕下頭去。
 
楊過低聲祝禱:「弟子楊過和龍氏真心相愛,始終不渝,願生生世世,結為夫婦。」小龍女也低聲道:「願祖師爺保佑,讓咱倆生生世世,結為夫婦。」

 

楊過心想:「此刻咱二人已結成夫妻,即令立時便死,也已無憾。」原先防備群道闖入阻擋之心登時盡去,向小龍女笑道:「我是全真派的叛逆弟子,武林間眾所知聞,你卻也是個大大的叛徒。」小龍女道:「是啊。師父不許我收男弟子,更不許我嫁人,我卻沒一件遵守。咱二人災劫重重,原是罪有應得。」

 

楊過朗聲道:「叛就叛到底了。王祖師和祖師婆婆英雄豪傑,勝過你我百倍,可是他們便不敢成親。兩位祖師泉下若是有知,未必便說咱們的不是!」他說這番話神采飛揚,當真有俯仰百世、前無古人之概。

 

(回到古墓)
楊過把一件件衣衫從箱中取出,衣衫之下是一隻珠鈿鑲嵌的梳妝盒子,一隻翡翠雕的首飾盒子,梳妝盒中的胭脂水粉早干了,香油還剩著半瓶。首飾盒一打開,二人眼前都是一亮,但見珠釵、玉鐲、寶石耳環,燦爛華美,閃閃生光。楊龍二人少見珠寶,也不知這些飾物到底如何貴重,但見鑲嵌精雅,式樣文秀,顯是每一件都花過一番極大心血。
 
小龍女微笑道:「我打扮做新娘子了,好不好?」楊過道:「你今日累啦,先歇一晚,明兒再打扮。」小龍女搖頭道:「不,今日是咱倆成親的好日子。我愛做新娘。那日在絕情谷中,那公孫止要和我成親,我可沒打扮呢!」楊過微笑道:「那算什麼成親?只是公孫老兒的妄想罷啦!」
 
小龍女拿起胭脂,調了些蜜水,對著鏡子,著意打扮起來。她一生之中,這是第一次調脂抹粉,她臉色本白,實不須再搽水粉,只是重傷後全無血色,雙頰上淡淡搽了一層胭脂,果然大增嬌艷。她歇了一歇,拿起梳子梳了梳頭,歎道:「要梳髻子,我可不會,過兒你會不會呢?」

 

楊過道:「我也不會!你不梳還更好看些。」小龍女微笑道:「是麼?」便放下梳子,戴上耳環,插上珠釵,手腕上戴了一雙玉鐲,紅燭掩映之下,當真美艷無雙。她喜孜孜的回過頭來,想要楊過稱讚幾句。
 
一回頭,只見楊過淚流滿面,悲不自勝。小龍女一咬牙,只作不見,微笑道:「你說我好不好看?」楊過哽咽道:「好看極了!我給你帶上鳳冠!」拿起鳳冠,走到她身後給她戴上。小龍女在鏡中見他舉袖擦乾了淚水,再到身前時,臉上已作歡容,笑道:「我以後叫你娘子呢,還是仍然叫姑姑?」小龍女心想:「還說什麼『以後』啊?難道咱倆真的還有『以後』麼?」但仍是強作喜色,微笑道:「再叫姑姑自然不好。娘子夫人的,又太老氣啦!」楊過道:「你的小名兒到底叫什麼?今天可以說給我聽了罷。」小龍女道:「我沒小名兒的,師父只叫我作龍兒。」楊過說道:「好,以後你叫我過兒,我便叫你龍兒。咱倆扯個直,誰也不吃虧。等到將來生了孩子,便叫:喂,孩子的爹!喂,孩子的媽!等到孩子大了,娶了媳婦兒……」
 
小龍女聽著他這麼胡扯,咬著牙齒不住微笑,終於忍耐不住,「哇」的一聲,伏在箱子上哭了出來。楊過搶步上前,將她摟在懷裡,柔聲道:「龍兒,你不好,我也不好,咱們何必理會以後。今天你不會死的,我也不會死。咱倆今兒歡歡喜喜的,誰也不許去想明天的事。」小龍女抬起頭來,含淚微笑,點了點頭。

 

小龍女道:「不錯,咱倆原比祖師婆婆幸運,你又何必不快活?」
 
楊過道:「是啊!」突然一怔,笑道:「我沒說話,你竟猜到了我的心思。」小龍女抿嘴笑道:「若不知你的心思,怎配做你的妻子?」楊過坐到床邊,伸左臂輕輕摟住了她。兩人心中都是說不出的歡喜,但願此時此刻,永遠不變。偎倚而坐,良久無語。

 

兩人今日結成了眷屬,長久來的心願終於得償,又回到了舊居,從此和塵世的冤仇、煩惱、愁苦不再有絲毫牽纏糾葛,但兩人心中,卻都是深自神傷,悲苦不禁。兩人都知道,小龍女受了這般重傷,既中了法王金輪撞砸,又受全真五子合力撲擊,她嬌弱之軀,如何抵受得住?
 
兩人這麼年輕,都是一生孤苦,從來沒享過什麼真正的歡樂,突然之間得到了世間最大的福氣,卻立時便要生生分手!

 

高雄律師公會理事
楊岡儒律師    敬筆
2015.9.8

 

 

 

 

高雄律師【楊岡儒律師簡介及聯絡資訊帝謙執業資訊

 

(來電時間:AM900 ~1200PM130~ 530

 

PM1200130為助理中午休息時間,敬請見諒)

 

◎高雄-帝謙法律事務所官網:http://dclaw.tw

 

◎高雄律師-楊岡儒律師網站1http://www.lawfirm.com.tw/

 

◎高雄律師-楊岡儒律師網站2http://www.lawoffice.com.tw/

 

 

高雄-楊岡儒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